群控之殇:数据造假、强制吸粉、色情引流下的暴利产业

今年来马化腾开始对一些违法违规的微信号开始大规模的封号,行业内一片哀嚎的这后,一个叫做“手机群控”的群体渐渐浮出水面。

说起手机群控,很多人并不熟悉,但是这个继伪基站之后,又一个营销利器却已经逐渐渗透到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在微信、陌陌等社交工具上频繁出现的加好友申请,那些一些之间创造数十万阅读的微信大号、甚至在玩“阴阳师”的时候,经常被对面的群控(如雪女)冻到地老天荒,这些人的背后无不闪现出群控这一群体的身影。

按照百度百科的解释,群控属于直接数控。可以用一台电脑控制上百部手机,实现手机群控。企业级硬件管理系统和自动化营销系统,让软件解放双手,同时操作微信达到电脑群控手机的效果,极大程度上节省人工成本,提高办公和微信营销效率。

简单来说,群控就是一个人可以通过一台电脑一键控制数十个甚至上百个手机,加好友、摇一摇、转发朋友圈、注册账号、甚至自动模拟真人聊天。

张岩(化名)是最早做群控的一批人之一,安在几经辗转联系到他时,他正在准备将手中的近万台群控设备转手,然后举家移民。做了将近四年,他在杭州、纽约分别购置了豪宅,群控背后的暴利可见一斑。

他向我们讲述了群控这一群体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张岩告诉我,群控技术的发展是与微信、陌陌等社交软件的发展同步的,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从最早的模拟器,到手机多开,到安卓群控,再到云控,他们一直在与社交软件的识别及查封的技术斗争。

以微信类的群控为例,早期的模拟器群控其实是软件群控,就是利用软件模拟出多个微信运营,集中操作,但随着微信的识别技术逐渐提高,软件类群控被封的越来越厉害。

电脑安卓模拟器

而随后出现了手机多开,顾名思义,手机多开即一部手机可以开数十个乃至上百个微信号,集中控制和管理。

张岩告诉我,随着腾讯对模拟软件及手机多开不断查封,从2016年开始,群控系统逐渐走向“一机一号”的单开模式,这种单开模式最为稳定,但价格昂贵,起步数十万元,不是一般人能玩的。但同时也提高了进入的门槛。

以市场上最为普遍的安卓群控系统为例,一套包含一百台手机的群控系统售价在5万元左右,包含软件(群控系统)及硬件(专用服务器、手机,Hub),而张岩在2016年底,已经拥有个近百套这样的系统,成本近500万。

一套群控设备的报价单

而在安卓群控占据主流的时候,一款针对苹果手机群控的系统悄然出现,这种系统从功能、成本及操作性上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由于ios系统的封闭性,苹果手机中的每个应用都运行在沙盒中,沙盒让APP在一定权限下运行,无法接触到外界,因此苹果手机中的微信无法检测到是否有第三方工具在运行。所以被封号的风险极低。

Ios云控系统操作页面

同时,ios的群控对操作系统底层进行逆向,将微信判断是否同台手机登陆的ip地址、固件号等全部随机更换,从而可以一台手机同时运行50个微信号而不被封号。

这样看下来,群控用一个系统来同时管理多个设备,从而完成一些任务,而这些任务通常都涉及灰色利益链。张岩告诉我,群控可以做的事情远超我们的想象,利用充分,这无异于一台台的印钞机。

现在,手机群控被为人所知的用途是广告营销、薅羊毛、微信刷阅读等,其实这些都是一般的常规业务,是每个群控背后的主流获利方式。

作为使用群控最多的群体,微商已经利用群控系统将粉丝经济发展的淋漓尽致,由于一个微信号只能加5000个好友,所以很多大的微商都有几个乃至几十上百个微信号,一个人很难维护这么多5000个好友的微信号,所以,微商们利用群控系统,可以实现自动加新人、发朋友圈、培训代理商、点赞、卖货等等。

而收益自然也不菲,以一个大的微商拥有100个拥有5000粉丝的群控来计算,他共计拥有50万微信粉丝,一件商品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转化率,也会有500人购买,利润相当可观。这还没有计算各个微信号加入的各种群带来的附加粉丝及销量。

不过,张岩说以上这种其实是段位特别低的微商, 中等层次的微商,会根据自身产品特点来打造朋友圈,然后用话术和心理暗示之类的来提高成交率。

真正牛逼的微商,是自己引流,针对精准用户,利用微信朋友圈展现好的特点,自建流量池来卖东西。

而在微信上只要精准的粉丝引流,加上比较好的销售文案和话术,以及群控全自动助力,大量粉丝乘以成交率再乘以高昂的客单价,不就会大赚特赚吗?

羊毛党

除了微商,群控也是羊毛党们最爱的薅羊毛利器,薅羊毛就是占小便宜,小便宜虽小,占得多了就成了大生意。

由于微信本身是不实名的,微信也不会将用户的手机号或其他信息传递给应用产商,仅凭微信账号的唯一标识来区分用户。很多微信上的优惠活动类似于,关注领红包,投票抽奖等,这就面临了被薅羊毛的风险。

通常来说,羊毛党会通过群控等方式保持这些账号的活跃。这些账号可以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参与各种各样的优惠活动,赚取毛利。

而O2O时代,京东到家、口碑外卖、鲜老虎、饿了么、团购之类的时不时会搞一些活动, 利用群控软件,羊毛党们一键控制成本上千个微信号,所到之处可谓是寸草不生,去年饿了么的圣诞节活动只开了不到一天,就被羊毛党撸的把活动临时停止了,口碑外卖去年夏天有个活动,也被羊毛党撸的都hold不住了。

张岩告诉我,一般的活动中,红包从2到10元不等,一个职业的羊毛党,一天可以稳定收入2000到5000元。每个垃圾账号上收到红包之后,全部转移至一个账号上,然后提现。

微信数据刷量

去年有阵子一大波知名自媒体人被曝光有刷数据之嫌,就是因为群控系统出现了问题,好不尴尬。

张岩告诉我,除了微信公众号,知乎、今日头条包括大众点评等平台的数据都可以刷,无论是阅读数、点赞数都可以搞得很华丽。

在今年“3.15”即将到来之际,腾讯对这些群控的老微信号进行一波清理,但并不能治本,相信不久之后又会像之前那样死灰复燃。

像张岩这种土豪级别群控商,就是掌握大量手机,每个手机只安装一个微信,这种是怎么也不会被封号的。

色粉变现

你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个妖艳头像的女子来加微信好友,说会提供特殊服务,我以为是传说中那种比较超前的性工作者,会使用微信来招揽生意,但实际上她只是让我花钱买她的照片或者视频,其实,这都是用群控操作完成的。

色粉变现的渠道有很多,除了点对点,还有付费进群的方式,比如告诉人家付款多少可以进群,进群之后会有各种福利,但实际上进去什么都没有,甚至有的连群都没有。

还有一些H5页面,点进去是av播放几十秒,不露点,然后让人付费28成为VIP,38元成为超级VIP等,但付款之后依然啥也看不到,或者只有一些擦边的图片。

再有就是同城交友的公众号,男性用户关注进去之后有人打招呼聊天,实际上也是一套群控程序,根据用户的资料来让设定好的机器人聊天,但用户还要付费和“妹子”聊天打招呼,也是差不多28元一月,据说某知名相亲网站也在做。

​当然也有点对点的真人聊天,但往往背后藏着一个猥琐男,据说光是这样聊聊QQ、微信,骗骗寂寞的大叔大哥,月入数万十数万的都有。

当然,除了以上变现的渠道,还有很多机构或者也纷纷利用群控来增加粉丝,获得转化率。张岩给我们举了好几个他所知道的例子:

某莆田系男科医院通过在人员较集中的地方进行站街, 附近打招呼,导入通讯录等添加好友,与微信好友一一聊天,群发信息等互动交流,再进一步进行营销。100台手机加满5000人,营销大概约3-5个月,得到将近5000个有效成交客户,半年获得大概约250万-500万的利润。

很多金融公司大多都是通过微信进行营销,大量加好友,然后去进行聊天营销,他们可以把手机定位到交易所附近或者是高档消费场所附近去站街吸粉。完全的自动化,大大的节约了人工成本时间成本之外还能有效的提高工作效率。

张岩告诉我,他知道的获利方式最高的是通过群控引导好友注册棋牌游戏、时时彩之类的,然后,他们的输赢,上家都有钱分。

如果别人赌输了,他有20%的分红。如果有几千人,一天的流水有几百万元。流水佣金是1%,就是说100万的流水能分1万元,他一天几万块的固定收入。然后,月底会有近百万的分红。

三月底,张岩已经将手上的群控设备全部转手完毕,他给我看了他所购置的纽约的房子的照片,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要带着妻子和一双儿女离开杭州,远赴那里。

说到这些年做这一行的感受,他说,其实群控对于正当的市场营销可以算得上一个很好的工具,只是被很多人挖空心思走起了偏门捷径,包括他自己,虽然行走在灰色地带并没有牢狱之灾,但时间越久,内心的不安也越来越多。

这是腾讯或者微信的恶吗?其实并不是,这些人更多的是利用人性的弱点来谋取暴利,从电视广告到百度竞价、伪基站广告到现在的手机群控,从“黑五类”到“色粉变现”,技术手段和平台在不断更迭,但万变却不离其宗。

按照张岩的话来说,手机群控其实是做人性的生意,因为男人好色,女人爱美,穷人贪钱,老人怕死。

群控,不过是这个时代中人性的一面镜子,人性的生意也远非只有群控这一桩——只要人性不变,这样的镜子依然会变幻出新的、不同的形式,并长久地存在下去。

手机赚钱干货经验分享Q群:538680779

公众号:amaoat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阿猫阿淘 » 群控之殇:数据造假、强制吸粉、色情引流下的暴利产业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